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性改造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 ——重释《费尔巴哈论》的中心线索与基本逻辑
2021年07月16日 09:49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 作者:李成旺 字号
2021年07月16日 09:49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 作者:李成旺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李成旺,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长聘教授

  摘要:《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是恩格斯唯一系统解读德国古典哲学发展历程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实质的著作。贯穿该著的中心线索恰恰在于,恩格斯通过着重探赜以“逻辑在先”为特征的传统形而上学发展到其理论顶峰也即黑格尔哲学的过程,在呈现黑格尔辩证法历史进步意义的同时又指出其出现内在矛盾的必然性,特别是费尔巴哈以“感性在先”取代“逻辑在先”依然陷入抽象形而上学思维的深层根源,进而全面揭示“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何以实现了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批判性改造,从中真正彰显出辩证法的革命性。

  关键词: 逻辑范畴的预先存在 感性在先 唯物辩证法 劳动发展史

  原文:《科学社会主义》2021年第3期

  如何解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实质,是近些年来学界持续关注的重大课题之一。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全新升级版新宝娱乐城:“以批判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观点为背景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做了系统的阐述”,1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的实质在于“在劳动发展史中找到了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2长期以来,学界更多关注的是恩格斯在该著中对哲学基本问题以及黑格尔哲学所存在的体系与方法之间的矛盾等相关内容的论述,反而对恩格斯是如何论证上述重要论断,该论断背后所指认的以黑格尔哲学为代表的传统西方哲学思维方式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以及恩格斯是如何阐明马克思主义哲学对德国古典哲学的超越等重要问题的探讨,则着墨较少。这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质的深入理解。因此,从文本出发重新回应上述课题,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一、传统形而上学的发展历程与黑格尔哲学的两面性

  阐明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思想来源,是把握其理论实质的首要环节。就此而言,恩格斯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在黑格尔学派分裂过程中所产生的“唯一的真正结出果实的派别”,3并进一步指出黑格尔哲学的思维范式就表现为“逻辑范畴的预先存在”。4众所周知,“逻辑在先”是占据传统西方哲学发展主导地位的形而上学的重要特征,黑格尔哲学则是传统形而上学(此处仅取该词的存在论含义——作者注)发展到其思想顶峰的标志,而黑格尔哲学的分裂又构成传统形而上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因此,只有揭示传统形而上学的发展历程,考察马克思恩格斯如何批判性地改造黑格尔概念辩证法,也即超越传统形而上学思维范式并由此真正彰显出马克思主义哲学革命性的路径和过程,我们才能更为准确地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实质。

  形而上学(Metaphysics)这一概念的出现相对较晚,它是由亚里士多德学派第11代继承人、吕克昂学园最后的领袖罗德岛的安多罗尼柯(Andronicus of Rhodes),在公元1世纪整理编纂亚里士多德著作时对亚里士多德所称的“第一哲学”的命名。“形而上学”部分主要研究存在本身也即“存在的存在”( being qua being),5从13世纪开始,作为书名的“形而上学”概念在西方哲学史上被用作哲学名词或哲学的别称,6到20世纪30年代海德格尔还明确指出“对在本身的追问”7构成哲学(形而上学)的主导问题。海德格尔认为 “这种首先从柏拉图发端的‘哲学’,此后便具有了后人所谓的‘形而上学’的特征”,8也就是说,海德格尔将“形而上学”的起点归之为柏拉图,但实际上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在西方哲学诞生之初就已经萌芽,只不过它在柏拉图理念论中被加以规范并定型,其实质则体现为上述恩格斯所指出的“逻辑范畴的预先存在”思维方式。两千多年来,“逻辑在先”这一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始终影响着西方哲学的发展,它在黑格尔哲学中发展到了顶峰,同时又使黑格尔哲学蕴含着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

  西方哲学发展史表明,“逻辑在先”这一形而上学思维方式随着哲学的诞生而萌芽。古希腊哲学家开始提出始基问题,被普遍看作哲学诞生的标志,意味着人们开始自觉地运用理性来面对眼前的世界,突出表现在:其一,它告别了原始宗教与原始神话,明确了人的自我身份,而在此之前,人类以原始神话或原始宗教的方式把握当下世界,实际上处于人和物不分、人的自我身份无以确立的“无我”的愚昧阶段。其二,它不满足于经验思维,开启了超越意识。人们自觉地认识到,面对瞬息万变、转瞬即逝的外部世界,如果不能把握其背后永恒、不变的事物本身(绝对),那么心灵将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处境。只有超越眼前世界、追问宇宙的起源和万物的本原,为在场事物寻求不在场的源头,以不在场方式把握在场世界,也即把握经验事物存在的依据或经验事物运动的终极原因,才能安顿人们惶惑的心灵。为此,古希腊早期哲学家以自然的原因解释世界,把物质形态的实体看作万物的本原,将之确立为把握“绝对”时的实体。

  到了古希腊哲学繁荣时期,哲学家们不再满足于自然哲学,而是开始关注社会与人生的深层次问题。秉承苏格拉底“知识是至善”的知识论传统,无论是从人性出发建构出正义的理念,还是在探讨“哲学王”培养过程中所确立的哲学王必需学习的理念论,柏拉图均奠定了通过追问理念的存在论内涵来把握“绝对”的哲学传统,形成了以“逻辑在先”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形而上学主导范式。这表现在:在柏拉图看来,感性经验事物是变化无常、转瞬即逝的,而只有理念是永恒、不变、绝对的,“众多的事物之所以存在,是靠‘分有’与它们同名的理念。” 9因此,柏拉图得出结论认为,基于经验现象无法把握世界的本质,凭借感官经验得到的知识是不可靠的,真理存在于理念世界,只有通过思维把握了理念世界的知识论内涵,才可以把握“绝对”。

  海德格尔概括了以柏拉图理念论为代表的传统西方形而上学的特点:其一,本质主义。它把现象与本质相分离,认为现象是假相,真相存在于现象背后的理念世界之中,“那种被认为是唯一的和真正的现实事物,那种立即可见、可听、可触、可算的东西,始终只是理念的投影(Abschattung),因而只是一个阴影”10,因此人们只有从这一阴影中摆脱出来,进入理念领域才能把握真理,“‘理念’不仅仅是还让(在它背后的)某个它物‘显现’出来,可以说,它本身就是一味专注于它自己的闪现的闪现者。”11其二,实体性思维。“一切理念的理念,其实质就是使一切在场者在其所有可见状态中的显现成为可能。”12追寻最高的理念,寻找事物存在或运动的最后依据(实体),构成哲学(形而上学)的最高目的,海德格尔认为“这一最高的和第一性的原因被柏拉图、相应地也被亚里士多德称为……神灵。自从存在被解释为[相],对存在者之存在的思考就是形而上学的了,而形而上学就是神学的。”13

  奠基于古希腊哲学繁荣时期的形而上学思维范式,历经中世纪神学形而上学阶段以及近代理性独立阶段,在黑格尔哲学中以体系哲学的形式达到其集大成状态。这表现在:黑格尔哲学“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14认为以往的形而上学在把握“绝对”时往往停留在“表象、直观方式内的概念”,而没有从“纯粹概念”出发,15而只有从“哲学是以思想、范畴代替表象,或更确切地说,是以概念代替表象”16这一哲学观出发,通过对“纯粹理念的运动规律”、“他在的或异在的理念”以及“理念由他在返回到自身”的系统研究,17自觉地探讨绝对理念从最具普遍性的概念开始,经过自身的矛盾发展又回到自身的过程,才能以其概念辩证法为人们把握绝对、实现自由提供终极真理。

  黑格尔概念辩证法的思想史地位突出表现在:第一,作为黑格尔哲学研究对象的纯粹概念,超越了柏拉图式的包含“感性杂质”的理念,以及康德哲学中仅有的十二个主观的概念,被赋予了客观的意义,由此黑格尔认为世界的第一原理、事物的最高理性不是柏拉图式的任何普遍物,而只是纯粹的非感性的普遍物的体系;18第二,弥补了古希腊知识论哲学传统中意志维度、特别是自我意识维度缺失的不足;第三,避免了康德哲学仅仅通过先验理性能力来把握绝对,因而存在历史生成维度缺失的局限;第四,消解了康德哲学现象与物自体相分离、范畴与经验相分离的局限;第五,弥补了费希特以“绝对自我”取代康德的“物自体”去寻求大千世界的存在依据,以及谢林通过“诗”的形式来把握绝对的理论局限。19

  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中指出,黑格尔通过概念辩证法试图实现思想与现实、概念与事物的绝对统一,将传统形而上学的“逻辑范畴的预先存在”思维发展到了顶峰,既具有思想史上的进步意义,也必然蕴含着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黑格尔基于概念辩证法所建构的体系化哲学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因为它“包括了以前任何体系所不可比拟的广大领域”,并且“在这一领域中阐发了现在还令人惊奇的丰富思想”20。最为重要的是它彰显了一种具有革命性质的发展的辩证法。这在哲学思维领域表现为,黑格尔认为真理是一个过程,是只能无限趋近而不可最终达到的过程,“彻底否定了关于人的思维和行动的一切结果具有最终性质的看法”21。由此它在历史领域表现为,认为人类历史“永远不会在人类的一种完美的理想状态中最终结束;完美的社会、完美的‘国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东西;相反,一切依次更替的历史状态都只是人类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的无穷发展进程中的暂时阶段”22。尽管黑格尔哲学也“承认认识和社会的一定阶段对它那个时代和那种环境来说都有存在的理由”23,进而体现出某种保守倾向,但总体而言其革命性是绝对的。

  恩格斯借用黑格尔“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24这一重要命题,对此作了详细论证,指出该命题的字面涵义似乎表明它在为专制制度进行辩护,但其实在黑格尔哲学中,“现实”一词有着很强的辩证意味和具体明确的涵义。因为在黑格尔看来,“现实是本质和实存或内部和外部所直接形成的统一。现实事物的表现就是现实事物本身,所以现实事物在表现中同样还是本质的东西,而且只有在具有直接的、外部的实存时,才是本质的东西。”25可见,“现实”不同于实际现存的事物,现存事物如果不符合事物发展趋势,不符合事物本质,反而不具有现实性。在此意义上恩格斯指出,黑格尔的上述命题则意味着“现实性决不是某种社会状态或政治状态在一切环境和一切时代所具有的属性……以前一切现实的东西都会成为不现实的,都会丧失自己的必然性、自己存在的权利、自己的合理性;一种新的、富有生命力的现实的东西就会代替正在衰亡的现实的东西”,26它实际上完全可以转变为另一个命题:“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27

  第二个方面,黑格尔哲学中必然存在体系和方法之间的内在矛盾。恩格斯认为,黑格尔从“逻辑在先”出发所建构的概念运动体系,尽管可以得出其方法具有辩证发展的、革命的性质的结论,但是“按照传统的要求,哲学体系是一定要以某种绝对真理来完成的”,28黑格尔哲学也不例外。在其哲学体系中特别是在《逻辑学》中,他把绝对观念既作为起点,也作为终点,认为绝对观念经过“以抽象思维要素存在的理念”29辩证运动,以及这一运动外化为“自然界”和“精神”进而回到自身的过程,就是人类历史实现自由的过程,对这一过程的正确揭示就是真理。很显然,既然黑格尔哲学体系确立了一个终点,而人类历史又是由绝对观念的运动过程所主宰的历史,那么,人类历史的终点就只能被“设想成人类达到对这个绝对观念的认识”,30而对绝对观念的这种认识显然也已经在黑格尔自身的哲学中达到了,其结果便是“黑格尔体系的全部教条内容就被宣布为绝对真理,这同他那消除一切教条东西的辩证方法是矛盾的;这样一来,革命的方面就被过分茂密的保守的方面所窒息。”31黑格尔哲学的内在矛盾反映到人类历史的实践之中,又必然表现为:一方面,他认为任何政治制度都将处于不断发展过程之中;另一方面,绝对观念对现实的黑格尔及其同时代人提出的政治要求,就只能是现实的等级君主制,这显然同样出现了内在矛盾。因此,方法和体系之间的矛盾导致其哲学最终必然又具有保守性,无法真正解决现实社会矛盾,终将“拖着一根庸人的辫子”。32

  在此基础上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哲学在黑格尔这里的完成,也就意味着它所蕴含的超越自身的新的认识世界道路的开启。这表现在,黑格尔哲学的分裂成为黑格尔哲学的宿命。面对当时德国的落后状况,注重黑格尔哲学中的辩证方法的青年黑格尔派首先从宗教领域开始,通过反对基督教拉开了与现存的国家作斗争的序幕。无论是施特劳斯以福音神话起源说反对基督教,还是布·鲍威尔以自我意识的异化来反对基督教,他们论证的焦点实则转变为“在世界历史中起决定作用的力量是‘实体’呢,还是‘自我意识’”,33最终施蒂纳以非宗教、非道德、非国家、非社会的纯粹的“我”——“唯一者”,宣布了黑格尔哲学的彻底解体,这些又表明青年黑格尔派所进行的斗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哲学的基地”。34可见,传统形而上学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出现了内在矛盾,呼唤着新哲学的出场。

作者简介

姓名:李成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真人永利棋牌下载
老版宝来娱乐棋牌下载 竞博线路检测 K8娱乐代理官网 天脉棋牌 真人永利棋牌下载
永利皇宮网站 乐虎国际平台网站 真钱金沙优惠活动 澳门游戏平台利来网站 凯发k8现金网最高返水
银河导航网址 永利真人直营 亿万先生百家乐网址 充值中心大冠圆彩票 北京赛车投注
王子娱乐操作足够简单 好运来官网最高返水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导航 申博游戏